电影里没拍的《八佰》壮士的最后结局,是你应该知道的!

来源:chapelguesthouse.com  编辑:xin   时间:2020-12-24 19:11

1937年10月31日深夜,上海苏州河边,气氛紧张。 

河北岸,是整装待发的国民革命军88师524团官兵。他们已经在四行仓库与日军进行了四个昼夜的缠斗,很多人带着伤,不时地扭头观察着对岸的公共租界和周边日军的行动。    

河南岸,是英军的机枪阵地和来河边看热闹的市民。他们亲眼目睹了过去四天的战斗,中国人为战士们的壮举群情激昂,外国人对这些中国兵的表现印象深刻。    


   

前面就是日占区,后面就是租界▼    

   


   

午夜,行动开始,中国军队依照命令向不远处的新垃圾桥进发,准备从公共租界撤出上海市中心,在沪西重新整编。然而日军发现了524团的动向,开枪扫射,打伤了约十名中国士兵。剩下的人在长官谢晋元的带领下顺利进入租界。      

可在河对岸等待着他们的,并不是来自委员长的嘉奖,而是令人不堪回首的囚禁岁月……      


四行仓库的战斗或许是这些人的高光时刻      

但并不是他们的人生终局      

(图片:牛一点 / 图虫创意)▼
     

从战士到阶下囚 


   

四行仓库保卫战是淞沪会战中为数不多的中日军队平等对抗的战斗。在正常战役中,日军的海陆空及装甲部队时常能协同作战,立体打击几乎只有陆军的中国军队。成建制的中国步兵拉上战场,几个小时后就成了残编,是淞沪战场上常有的事。    

中国军队在初期其实占据一定主动    

但军力的差距很快体现出来,上海是守不住了▼    

   


   

彼时的日本的战争能力完胜中国    

       从武器生产到组织动员能力,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         


   

(1937年8月14日,朝日新闻发表的淞沪战争宣传)    

(图片:wikipedia)▼      
   

   


   

正因如此,冯玉祥对淞沪战场的评语只有很简单的两个字——“熔炉”,一座人命的熔炉。    


   

日军轰炸后,上海南火车站幸存婴儿    

(图片:wikipedia)▼      
   

   


   

但因为四行仓库毗邻租界,而当时的日本并不想招惹西方势力干涉,因此极少使用重火力,仅以步兵参与攻坚。这给了524团官兵肉搏迎敌的机会,达到了国民政府宣传中国抗战热情的效果,也使租界里的外国人,有了近距离观察战局的可能。    


   

1937年10月,已进攻到四行仓库墙脚下的日本士兵    

(图片:Hyland“ BUD” Lyon)▼    

   


   

可几天几夜的战斗之后,租界开始有些紧张了。他们不知道久攻不下的日军会不会恼羞成怒,不顾一切代价地轰击仓库,误伤租界。当时苏州河南岸边还有一个煤气储气罐,一旦枪炮走火击中气罐,那后果不堪设想。    


   

因此在看了数天的“表演”之后,失去耐心的公共租界驻军司令斯马莱特将军终于出面调停媾和,应88师副师长冯圣法、参谋长张柏亭(影片中接应何香凝的军官)、上海市警备司令杨虎的要求,联系日本上海派遣军司令松井石根,要求允许四行守军经租界撤离,365app下载,英军将提供掩护。    


   

       然而这个协议却没有落成书面文字,只是一个口头君子协定。这让四行守军南撤后的命运发生了180°的大转折。          


   

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的八百战士英名墙    

但800人的说法只是为了迷惑敌方    

和日军奋战了4天4夜的实际只有400多人    


   

(图片:陈若缺  /  图虫创意)▼      
   

   


   

猜你喜欢